官方微信


38小时火速抢建!中交二航局力战“方舱医院”
专栏:行业新闻
发布日期:2020-02-11
作者:建筑时报

1585037517647035267.jpg


2月6日,经过中交二航局200名一线员工近38小时的艰苦努力,位于武汉体育中心的羽毛球馆一改空旷的面貌,超过40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顺利搭建起来,专门用以收治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轻症患者。

这也是中交二航局继武汉市六医院、市中医院汉阳院区、襄阳市中心医院、火神山医院、华大病原安全生物安全实验室之后,第六次参与医疗公共卫生设施建设。

“方舱医院”是解放军野战机动医疗系统的一种,在各种应急救治中也有广泛使用,一般由医疗功能单元、病房单元、技术保障单元等部分构成,是一种模块化卫生装备,具有紧急救治、外科处置、临床检验等多方面功能。


_
_
_
_

闻令而动逆行冲锋

_
_
_
_

“接到紧急电话,即刻开始建设开发区方舱医院,五公司在紧急集合,请六分公司、武港院、结构公司和建筑公司给予全力配合”,2月4日下午1时,中交二航局抗击肺炎疫情领导组微信群发布了一则紧急消息,再次接到突击任务。

“各单位务必抓好落实,加强调配与支撑”,中交二航局党委书记、董事长由瑞凯立即指示在汉各单位迅速响应配合,为尽早切断传染源贡献二航力量。

“主要是工人,要求一个晚上建成,负责物资、床位和摆放等工作,目前开发区正在开会部署”。

与此同时,五分公司党委在“支援群”里通知启动应急预案,准备支援前线。这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发生后,在中交二航局党委统一部署下成立的又一支在汉应急抢险队伍。这支队伍中包括了领导班子成员、武汉及周边项目部物资、设备、测量和安全等管理人员,早在1月底就开始盘点随时可供支援一线的人力物力,时刻准备冲锋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下午一点半,中交二航局组织召开了紧急视频会,要求以最快速度筹集人员和物资赶赴现场,同时明确提出“紧急但要有序”。十分钟后,五分公司根据紧急会议安排和实际工作内容,立即成立了设计组、材料供应组、隔板安装组、水电安装组、床位安装组和安全保障组,并明确到具体责任人。

“联系到的马上就去,不一定要等一起,管理人员先过去几个人组织”,这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负责此次调度工作的人员让已经集结的队伍分批次前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体育中心,指定“先遣部队”负责对接和组织工作。

“我准备动身了,40分钟以内到达”

“我就在汉阳,25分钟就能过去”

“管理人员,先把防控物资运输过去”

“先遣部队”边调运人员边奔赴现场,材料和人员动态情况实时播报。此时,中交二航局再次收到通知,根据工作任务和现场实际需要,仅施工人员可能就超过百人,而目前所有管理人员和施工队伍工人加起来才刚好108人。

“马上再从武汉抽调两支有经验的队伍,最好是水电工”,五分公司再次紧急动员,从黄陂和江夏调来2支队伍。而在后方,涉及到的数十台车辆通行证明和所有一线人员信息正在紧锣密鼓地汇集。不到两小时,中交二航局参战人员携带钳子、扳手等水电用料从武汉三镇火速集结到位于沌口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武汉体育中心羽毛球馆。

_
_
_
_

急而不慌 忙而不乱

_

_

_
_

下午4时30分,会师。

41名管理人员,7支劳务队127名工人顺利抵达现场。

陈诚是此次抢建行动中的设计组负责任人,也是“先遣部队”的一员,由于家就在汉阳,到达后立即同武汉开发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取得联系。当看到场馆平面图后,他明白,事实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就像是打仗,首先必须要了解战场的地势地貌,而这次中交二航局是要在3400平方米的训练馆将放置超过400张床位,必须拿出合理规划方案。原来,这一块场地是个羽毛球馆,它的形状还比较奇怪,不是一个规则的矩形,有两边是弧形,另外两边则是斜边。

“设计的时候要满足床位数量的需求,还要考虑到床位之间的间距、过道宽度和插座电气布设”,陈诚和开发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商讨了两套方案。其中一套是将整个场馆均分成规整的四个大区,大区内在划分若干小区布设床位,而如此一来弧形区域的边边角角根本无法利用,容纳400张床位都稍显紧张。时间刻不容缓,设计组立即转换思路,在第二套设计方案中,依然划分为四个大区,但横排床位数根据圆弧场馆实际宽度依次罗列,图纸上最终成功摆放了四百多张床位,并且还充分利用了球馆进口空间,巧妙设计了进门通道和医护人员洗手处等设施。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材料供应组突然感觉压力倍增。在这样空旷地场馆中搭设“方舱”,所需要的隔板材料远远超出前期囤积的应急物资数量。

“现在这种时候调一点东西都很困难”,材料供应组的负责人陈波坦言,疫情防控期间极少有供应商正常营业,并且很多供应商不愿进行配送。经过电话、微信多方联系游说,一家隔板材料供应商同意清库存支援防疫一线,但是面对如此大量的材料,运输车、叉车依然需要自己解决。

“运输车和工人我们做工作,保证物资连续送”,陈波在“支援群”里说道,一个半小时后,第一车隔板材料抵达场馆。眼看着松了一口气,一张零星材料清单赫然出现在联系群里,因为场馆内部要建设两个建筑单体,临时需要提供门把手、灯管、水管这些零星材料和配套桌椅。这把材料供应组成员都难倒了。根据市场摸底,大宗材料勉强可以紧急调运,零星材料供应商早就关门歇业,更别提家具厂。

“拓展下思路,远城区,在小地方发动人员找”,武汉城区内是不好调度的,有人提议在郊区附近搜索一下,这个想法迅速得到大家的响应。此次支援行动的后方负责人当即表示:“如果外面实在采购不到需要的话,桌椅考虑我们原四大中心办公场所里面的物资,其他材料从黄陂项目部拆了先运过来”。

“我在找,别人现在见到我像见到鬼一样”,陈波一句玩笑话化解了紧张的气氛,相关人员积极出谋划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联系。

“冰柜等物品有着落了”

“水管等物品有着落了,还说免费,我都要流泪了”

一个小时后,就像集纳百家物资一样,临时通知的所有的物品全部找齐。

_
_
_
_

星夜赶工 与疫情竞速

_
_
_
_

4日晚上注定是一场不眠不休、争分夺秒的改造施工,设计图纸最终通过核验,武汉体育中心灯火通明。

今年43岁的李志勇是武汉一家公司的起重工人,他所在的公司常年和中交二航局合作,由于家就在武汉,在接到通知后便和其他19名工友们迅速集结。

“这种时候我们选择出力,搬运、拼装这种不复杂的活,我们干没问题”,李志勇坚毅地说道。

而同时面对一百多位像李志勇这样的工人,把他们带出来了,就必须把他们平安健康地带回去。中交二航局党委书记、董事长由瑞凯也反复强调一线防护措施必须要到位,保障安全是前提。由于这次执行的不是常规抢险任务,方舱建设场地相对封闭集中,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往往也在悄然间进行,加上通宵赶工,对于安全保障组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虽然我们进场之前就开展了安全交底,但是工人们在体力劳动之后,口罩内侧很容易被水汽浸湿,容易产生不适应的感受,防护效果也会变差”,现场安全员余熙一整晚都巡逻在场馆内,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定时给工人们更换防护口罩,及时制止他们揉眼、脱口罩这一类危险行为。除此之外,安全保障组还对所有人员反复强调不能吸烟、避免集中、如何饮水就餐这一类的细节。

5日清晨6时44分,前方传来好消息:经过一夜加班鏖战,大样基本完成,已完成的床位区域在加紧走电线、安插座和细部线型调整,两个临时结构框架基本完成。

由于床位是统一采用的木板结构,一架床位到场之后至少需要2-3人同时开始拼装,现场总共超过400张床位,这对于所有人的体力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而在现场,累了就在地板或者床板上休息一下。

“经过了一夜大家比较疲惫,免疫力会下降,在汉能去支援的请立即补位”,考虑到通宵之后人员体力问题,中交二航局立即号召条件具备的在汉员工奔赴现场,并再次组织第二批次的施工队伍随时待命。5日下午,棉被、枕头一大批床上用品到位,安装人员又立即投入搬运、摆放工作中。

“希望所有人的汗水和努力能尽快换来入住这里的患者的平安,武汉加油”,6日凌晨一点半,武汉开发区相关部门进行现场验收,对中交二航局全体参建人员给予了高度评价。


从接到援建命令到验收再到最后一人完成撤离,共用时38小时18分钟,中交二航局再次圆满完成紧急任务,以实际行动参与织牢织密防控网络,彰显了央企担当。据了解,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搭建后,将根据武汉市统一安排于近期投入启用。



上一页:下月起,监理工程师、勘察设计工程师可担任工程总承包项目经理!
下一页:疫情之后,中国建筑业将面临大洗牌?
Baidu
sogou